預報名在線申請
考生姓名
*
高考分數
*
報考專業
*
手機/電話
*
家庭地址
*
驗證碼
 換一張
*
立即報名

提高職業教育質量有待去行政化

2016-07-05 18:21來源:中國教育報作者:歐陽河瀏覽數:127 

  破解去行政化這一難題,不只是建立現代職業院校制度的需要,更是進一步提高教育質量的需要。因為人才培養離不開學校的活力,學校有活力離不開政府對技能型人才培養管理方式的轉變。職業教育發展到今天,人才培養工作行政化的弊端逐漸顯現。

  政校不分、管辦不分是最突出的問題。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部門延續了計劃管理模式,將學校舉辦權、教學管理權、教學評價權集于一身,不僅有很大的行政權力,而且有很大的經濟權力,混淆了政府與辦學者的角色,加劇了教學領域的行政化。從招生計劃到專業設置、專項經費,再到教改課題,都要經過行政部門立項、評審和審批。各類職業院校被人為地分成三六九等,造成教學資源配置不公,學校發展趨同化,很難向高水平、有特色的方向發展。另一方面,在提高質量所需的校企合作制度建設、技能型人才需求公共信息平臺建設、教學質量監督問責制度建設、教學標準建設等方面又存在缺位的情況。結果,國家和社會要求提高質量,最終演變為行政部門的提高質量,而一些行政部門的行政化思維和工作方式沒有改變,提高質量的工作朝著有利于行政部門的方向發展,使得提高質量的實際效果大打折扣。

  在行政化體制下,學校的教學工作也存在著行政化的問題。學校極大地依附于各種行政部門,講錢、講級別、講數字的氣氛過于濃厚。由于職業教育規模快速發展,生均經費又沒有落實,造成生均教學資源嚴重不足,使得學校要么向學生收錢、要么向政府部門要錢、要么向銀行借債。行政部門“找錢花”,學校“討錢花”的局面,間接地促進了各類工程、項目不斷涌現,學校合并、升格、擴招和建設新校區也就難以避免,提高質量便失去了條件保障。

  在行政化體制下,學校領導是上級部門任命的,而不一定是教育家。他們中的一些人靠行政權力治校,下級服從上級,學生服從老師。一些院校長熱衷于追求職位升遷,拼行政級別、拼關系,不再對教育質量本身負責,而是對自己的上級負責,很難將主要精力投入到人才培養上。他們抓教育質量的時候,往往帶有濃厚的個人色彩和理想主義傾向,令整個教改決策變得粗糙﹑急躁和理想化,缺乏深入的實證研究,許多措施未能從正反兩方面充分論證,決策時只見其利,未見其害,實際推行時卻多見其害,難見其利。

  在行政化體制下,人才培養工作被簡化成若干指標,進行“數字化管理”。這些指標成為學校的指揮棒、院校長的工作任務和教師的緊箍咒。學校的各項建設往往不得不圍繞這個指揮棒轉。為了達到這些指標,獲得行政部門資金等方面的支持,學校不得不被動應付,削足適履甚至虛與委蛇。更為不幸的是,師生疲于跟風,耗掉了太多的本來應該用于教學的精力。最后,提高質量除了一個概念之外,留下的就是一堆雜事,與受教育者關系不是很大。

  在講錢、講級別、講數字的氣氛中,一些地方提高質量淪為一句漂亮的口號。一些行政部門和學校漸漸忽視自身職能和公眾利益,一些學生拿到了“文憑”卻沒有合格的素質,使得社會面臨畢業生就業困難和技工荒并存的尷尬局面。更為重要的是,行政化不僅影響了人才培養質量,還會污染學生的心靈。功利、拜金、自私、作假等在他們身上留下時代的烙印,會對社會經濟發展產生不利影響。

  強調去行政化,決不是說教學領域不要行政管理,而是要通過改善行政管理去行政化。提高質量和擴大規模不同,屬于內涵發展,業務性更強,周期更長。去行政化的關鍵是要堅決摒棄行政化管理模式,采用符合技能型人才培養規律的管理模式。重點是歸還教師教的自主權、學生學的自主權和學校管理教學的自主權,真正使學校以教學為中心,教師以學生為中心,學生以學習為中心。去行政化的重點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去政府管理教育教學的行政化。政府去行政化的精髓,不是取消行政級別,而在于政校分開,規范行政權力,督促權力恪盡職守、恪守邊界。要按照責任政府、法治政府、服務型政府的理念來設計職業教育的教學管理體制,明確職業院校、行業和企事業單位在技能型人才培養中的權利和責任,綜合應用立法、撥款、規劃、制訂標準、信息服務、正確指導和必要的行政措施,實現對技能型人才培養的管理。其中,最關鍵的是理順政府與學校、行業企事業單位的關系,建立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的保障制度,建立擴張規模不得犧牲質量、行政管理不得沖擊教學業務的質量保證和問責機制。政府的職責是給學校提供教育教學資源,讓學生接受高質量的教育。至于學校如何組織教學,政府不必干預。

  同時,要建立新型的職業教育撥款機制。制定各類教育投入的分配原則,明確職業教育投入占總體經費的比例,落實按照生均撥款的規定。建立新型的職業教育院校長遴選機制,按照教育家而非官員的標準選拔院校長,讓院校長對人才培養負責,讓學校回歸教育本位,而不是追求政績,追求升遷。建立與職業教育決策、執行部門相獨立的監督體系,包括各級地方政府履行職業教育職責的監督評價體系、對學校的督導評估監督體系和教育質量監控體系。

  第二,去行政部門管理教學的行政化。行政部門去行政化的關鍵是管辦分離。即行政管理與學校辦學、人才評價從責任主體上相對分離。要按照有限政府的思路界定教育、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等行政部門的職責和分工,保障教學投入、加強基本教學制度建設,保障校企合作落實,提升基礎能力建設工程的公平和效率。將招生、專業設置與建設、課程設置與開發、實驗室和實習基地建設、教材使用、師資配備等,全部交給行業企業和學校,保障辦學機構能夠按照技能型人才培養規律來辦學,不再通過行政立項、評審、審批等來決定教學事務。同時,發揮中介組織的作用,將教學評估、學生注冊、信息發布等交給專業性的中介機構去做。

  第三,去學校內部的教學行政化。學校內部去行政化,可以有三個步驟:一是取消行政級別;二是精簡行政機構和行政人員;三是讓行政人員都變成服務人員,而不是追求權力的官員。只有這樣,才能解放學生,讓學生集中精力投入學習,并從被動接受知識的牢籠中解放出來,讓個性得到張揚。讓教師不再成為各類行政性活動的附庸,按照人才成長規律組織教學,享受教書育人帶給他們的尊嚴和快樂。也許只有這樣,學生才會對學習有興趣,才會激起學習的積極性,才能獲得必備的職業能力和創新能力,成為產業界的高技能型人才。這樣培養出來人才,不僅是一個合格公民,而且是對國家、民族富有崇高責任感的人,是能夠引領我國生產、管理和服務第一線的工作向前發展的人。

  但是,去行政化并不是一去了之那么簡單。多年來,教育去行政化的呼聲已久而少有進展,難就難在政校不分、管辦不分已成痼疾。人們之所以對行政權利趨之若鶩,因為行政權力往往還代表真切的利益和話語權。去行政化就意味著某些權力隱退和利益剝離,這才是最要害也最難去掉的。

  去行政化不只是一個教育問題,而是整個國家行政管理的問題,僅僅靠教育改革難以徹底消除,還要與整個事業單位體制改革協同。但是,去行政化是大勢所趨,學校和教育行政部門不能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也不能等待整個環境改變后再開始,而應該充分利用現在的平臺和機制,在政校分開、管辦分離、人才培養、轉變管理思路和工作方式等方面進行一場“局部的戰斗”。事實上,“局部的戰斗”也能有所作為,體育領域的改革不是造就了無數的世界冠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