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報名在線申請
考生姓名
*
高考分數
*
報考專業
*
手機/電話
*
家庭地址
*
驗證碼
 換一張
*
立即報名

中國第一所應用技術大學 一切剛開始

2016-07-05 17:41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胡春艷瀏覽數:211 

   □到這里考察學習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有政府官員帶隊來考察的,也有各地兄弟院校來‘取經’的。”大家的問題歸根到底只有一個,如何實現“華麗轉身”——升本

   □“要探索出一套應用技術大學的質量評價體系,以及中高本碩職業教育體系如何完美銜接的人才培養方案,這就是‘中德標準’。”

   □第一批職教本科的學生即將入學,而這只是職業教育改革車輪上的一環,一切才剛剛開始

   6月25日,在畢業典禮上,3000名來自不同學歷層次的畢業生,手捧深藍色畢業證書,封面印著幾個燙金的大字: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證書的內頁為每個人過去幾年不同的求學經歷做了背書:高職、技校、中外聯合培養認證等。葉頔/攝

聽上去這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高職生唐壽祺和技校生李子奇,同時從同一所大學畢業。

640.webp (1).jpg

   6月25日,在畢業典禮上,校長張興會會同全體校領導和外國專家為站在一起的3000名來自不同學歷層次的畢業生撥穗正冠,送上同樣的微笑和殷殷寄語。

  每個畢業生手捧的深藍色畢業證書,封面都印著同樣幾個燙金的大字: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然而卻也不盡相同。因為證書的內頁為每個人過去幾年求學經歷做了背書:高職、技校、中外聯合培養認證……

   “中國制造為什么少有令世人刮目相看的著名品牌?”張興會向畢業生們拋出一個思考,“那就需要你們這些小匠,不斷追求極致、堅守良心和責任,將來成長為未來引領發展的大國工匠。”

  這樣的畢業典禮,在這所學校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既實施本科層次應用技術教育,又實施專科層次高等職業教育,今后還將探索工程碩士培養方案,正是這所被稱為中國職業教育體系內第一所應用技術大學的與眾不同之處。

這也意味著,過去止步于專科層次的職業教育“天花板”就此打破了。

   2015年11月14日,教育部批復同意在國家現代職業教育改革創新示范區天津建立中國第一所應用技術大學,也同時明確了一個重要的使命,“先行先試,重點探索中職、高職、本科職業教育的人才培養通道”。

  職教本科,到底培養什么樣的人才?張興會說,不同于其他研究型大學的本科人才培養路徑,這里著眼在培養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所需要的應用型、技術技能型人才,“這里走出去的學生將托舉起未來中國智造的一大批高級技師、一線工程師和大國工匠”。



校長回應爭議與質疑

這是歷史和現實的選擇


  今年高考成績揭曉后的校園開放日第一天,畢業于天津市第二南開中學的高考生張國臣,拉著爸媽來到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

  找到飛行器制造工程專業咨詢處,聽說這里跟大火箭、大飛機等大型制造裝備行業都有訂單班,這個18歲的男孩就不愿意挪開步子了。他在中學時就喜歡在課余時間鼓搗航模、機器人,早就對航空航天領域充滿憧憬。

   “我們以前就聽說中德就業特別好,但孩子的考分明明能上本科,來上高職心里覺得虧得很。”張國臣的媽媽嘴角帶著笑說,“一聽說升大學了,我們特別高興。”

   “念大學到底為什么?將來不都得找工作嗎!”張國臣父親的話,引來周圍不少家長頻頻點頭。他說,兒子的成績在二本批次院校中有不少選擇,但他最看重的是兒子能在這里學到一技之長,將來有個好工作。

  當然,也有不少疑問和懷疑。學校招生處處長趙惠強說,有的家長一上來就問,“你們包就業嗎?”還有的更直接了當:“職教本科生畢業找工作,企業認嗎?工資能比高職畢業生高嗎?”

  聽到這些對話,站在家長身后的校長張興會,感到比大學設立之初更大的責任和壓力。

  早在幾年前,教育部啟動“應用技術大學改革試點戰略研究”,張興會就一直參與其中。不可否認,職業教育一直被貼上“低人一等”的標簽,使得不少職業院校對“升本”抱有很高熱情,但也存在一定“方向跑偏”的爭議。

  然而,面對這些爭議和質疑,他信奉“不爭論、不折騰”的原則,“既然這項歷史任務擺在你眼前,那就一門心思去想如何改革,如何創新,如何對得起國家、企業以及家長學生的信任。”

  他清楚,“大家的眼睛都盯著你”,有的是期待、有的是觀望:這所大學以什么方式起步,怎么發展。從一所高職學校升格為應用技術大學,這是我國教育史上一個里程碑式的探索。

  社會各界關注的目光一時間聚焦于此。到這里考察學習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有政府官員帶隊來考察的,也有各地兄弟院校來‘取經’的。”大家的問題歸根到底只有一個,如何實現“華麗轉身”——升本?

張興會常會半開玩笑地回答:“這是歷史和現實的選擇!”

  隨著中國制造2025發展脈絡的逐步清晰,職業教育也經歷了更深層次的變革,從此前強調“技能型人才”到“技術技能型人才”,加了一個“技術”,對適應技術進步、生產方式變革以及社會公共服務提出更高的需要,“這是一個時代的召喚”。

  天津這座渤海之濱的中國北方工業重鎮,連續多年經濟增速居全國領先位置,作為國家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在先行先試推進改革、轉變發展方式過程中,面臨勞動力供求結構的矛盾,“對高素質產業工人需求量很大”。

  而學校扎根的天津海河教育園正是國家級職業教育改革創新的“試驗田”。適應和服務區域經濟和產業發展,這所學校在過去30年借鑒德國雙元制辦學模式培養了大批技術技能型人才,“很多國際化大企業在國內很多城市考察之后選擇天津,也是看中我們的人才培養和服務能力”。


探索中國特色雙元制人才培養模式

只要企業有需求,學校全力滿足

  這所應用技術大學的人才培養框架正在形成。在回答“如何培養人才”的問題上,張興會的答案是,一定是有別于普通高校,“最大的不同在于,這里是以實踐為導向,實踐與理論并重”。

  這也源于學校與國內外眾多龍頭企業聯合培養人才時,雙方越來越發現一個不容忽視的人才結構問題:上有普通高校培養出的研發人才,理論強、動手差;下有職業院校培養出的技能人才,動手強、理論弱;而奇缺介于兩者之間,既懂理論,又能動手,可以在現場指導并解決問題的一線工程師。這幾乎已經成為所有制造企業在快速轉型發展中都遇到的人才通病。

  天津中德首批設置3個本科專業:飛行器制造工程、機械電子工程和自動化,“都是順應區域經濟發展和產業轉型升級需要確立的,每一個專業都對接著一個甚至一批產業,這些領域都服務于國家發展的大戰略。”張興會說,這3個專業本身也是學校傳統的“王牌”專業,今年還將繼續申請第二批5個本科專業。

  如同德國的“雙元制”人才培養模式支撐起了德國制造,中德應用技術大學正在摸著石頭過河探索一條“中國特色、雙元特點”的人才培養模式。沒有可以照搬的模板,只能在過去成功經驗的基礎上不斷摸索規律,探尋全新的發展之路。

  一個真實的故事是:學校校企辦處長周泓曾受天津港保稅區邀請一同赴德國開招商說明會。比起減稅、土地政策等優惠政策來說,德國很多跨國企業更關心的是能不能在當地生產出與在德國本土同樣質量的產品,有沒有足夠的高素質技能人才是他們選擇落戶地非常看重的因素。

   “這也考驗我們的人才服務能不能和國際接軌,能不能達到國際標準。”周泓說,那一次,她在德國的沃爾茲堡市政廳作了主題為校企合作的演講,引起很多德國企業的興趣,隨后學校立即與企業溝通人才需求,并在最短的時間里提供了培養方案。沒過多久,大眾變速器的相關配套企業落戶天津,并與學校簽訂了訂單人才培養協議。

  與簡單地拉幾個學生到企業實習完全不同,這所學校可以針對不同企業的用人需求,統籌調配全校資源,量身定做人才培養方案。張興會把這稱為一種學校的服務能力,“有的訂單班需要綜合好幾個專業的師資力量,培養周期從1年到3年不等;但只要企業有需求,我們都全力滿足”。

  而滿足企業的同時,學生也收獲了更好的就業機會和更大的職業發展空間,“必須要實現學校、企業和學生三者的共贏”。


中高本碩職教“中德標準”

一切才剛剛開始

  在本科教育層次探索“中國特色、雙元特點”的人才培養模式,在中國沒有先例,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大學。周泓說,以前在高職學生中設立訂單班,還存在一定限制。比如有的企業對人才技能水平有自己的一套評價標準,可高職教育有固定的大綱和教材,不能輕易改變,“為了增強學生的動手能力,訂單班的學生進行了實訓課時的增加,整體課時從2700多課時增加到5000多課時,孩子的實操技能就是在這樣的大課時訓練中鍛煉出來的”。

  這一現象,在今后的中德應用技術大學會有所調整。“應用技術本科作為一個新生事物,教學大綱和課程內容都在不斷地探索和調整中,可以根據實際用人需求不斷完善。”周泓說,比如理論課比高職要深,但可以不像普通本科那么廣,省下的課時更好地用于實踐。同時,課程設計也有自己的特點,模塊化、任務導向、項目引導,簡單說,就是把傳統大塊的知識打散,企業要用什么學生就學什么,這也是順應現代企業實際生產需求。

   “要探索出一套應用技術大學的質量評價體系,以及中高本碩職業教育體系如何完美銜接的人才培養方案,這就是‘中德標準’。”張興會說,這也將成為其他學校可借鑒、可復制的經驗。

  他更希望,這將成為一所國際化的學校和一個國際交流的平臺,不僅是人才培養,同時也是先進技術技能轉化的中心。

  在與諸多國內外大型制造類企業溝通中,一位企業老總的話對張興會觸動很深,目前隨著國內經濟的快速發展,我國制造業設計可以國際化,但制造產業大軍必須依靠自身的技術技能人才隊伍支撐,技術加工精度和水平還需要進一步向國際一流水平看齊,這是我國從制造大國邁向制造強國的一個重要因素。

  “我們這樣的學校應該有所作為,比如在發動機制造、裝配和測試等工藝安排上,可以踏踏實實做一些積累,盡可能努力做一些突破,將來形成產業和行業的高峰。”

  而眼下最讓張興會感到困擾的,是學校人才隊伍仍顯不足,“需要引進聘用一批高端人才,用足用好現有人才,儲備發展一批后備人才,學校要培養學生的工匠精神,那么作為學校的管理者也要把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融入血脈基因之中”。

第一批職教本科的學生即將入學,而這只是職業教育改革車輪上的一環,一切才剛剛開始。